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应用积极心理学

积极心理学:关于幸福和充实人生的科学

 
 
 

日志

 
 

对“积极心理学之父”塞利格曼的采访(视频)  

2010-11-14 03:28:15|  分类: 积极心理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我对塞利格曼的采访,应该是他第一次接受中国人采访,至少是第一次接受中国人的影像采访吧。



 

问:塞利格曼博士,谢谢您接受我代表中国教育电视台、中国积极心理学与教育国际研讨会的采访。1998年您当选为美国心理协会主席时发起积极心理学运动,到现在已经十年多了,可以介绍一下积极心理学的现状吗?

 

它正在蓬勃发展

它已经走过了婴幼儿期,而走向成熟。

现在它有四个主要的新发展领域。

第一项是积极教育

我们正在全世界范围内研究,是否可以既教孩子们怎样更健康幸福的知识,又教他们传统的教育知识

这两种知识是否互相促进

第二项是积极健康

它研究是否存在一种积极健康的状态,

而不仅仅是不生病的状态

就象心理健康,不仅仅是没有心理疾病

积极心理学认为,心理健康不仅仅意味着人没有精神病,

还要有积极情绪、人生意义、投入体验、积极人际关系

生理健康上也有类似的东西吗?有生理财富吗?

这是第二项,积极的生理健康

第三项是积极神经学

这是研究当人处于积极情绪、意义、投入体验、积极品质的状态时,大脑里的机制是什么?

也就是说,传统上研究疾病的神经科学和积极心理学的关系是什么?

第四项进展是在美国陆军

这是研究对于那些将上战场的人,将面临艰难和危险的人,

我们是否能够防止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和其他多种创伤后果?

我们是否可以教给士兵关于幸福的技巧,

以建设一支心理上、心灵上、社会上和家庭里更健康的军队。

这是积极心理学近来的四项主要进展。


问:您可以也谈一谈这四个领域的主要发现吗?


我们来逐一讨论。

在积极教育的领域,我们走遍世界,训练老师们

我们认为,当老师们学会了如何投入沉浸、收获更多的意义和积极情绪时

我们不仅是激发了老师,他们的学生也会有更少的焦虑、抑郁,和更好的行为。

在世界范围内有21项研究,考察了学生的表现

结果都发现老师学过积极心理学的话,学生就会有更少的焦虑、抑郁,和可能更好的行为。

这是一项主要的发现。

在积极健康领域,我们一直很感兴趣的问题是,心血管病的危险因素和健康因素是什么?

通常当我们研究心血管病和死亡时,我们知道危险因素是高血压、肥胖、缺乏锻炼、高血脂,

这些大多会最终导致死亡

积极心理学的问题是,有没有什么心理作用,可以作为健康因素来抵消这些危险因素?

比如说,假如你有高血压、肥胖、缺乏锻炼、高血脂,

有没有什么心理品质,可以作为健康因素来防止心血管病呢?

现在有大约15项研究的统计结果表明,乐观的心理可以防止心血管的危险因素

其中大约三分之一的研究结果表明,乐观的人得心血管和因此而去世的几率要小得多。

这是积极心理学最近发现的两个例子。

 

问:那其他两个领域(积极神经科学和创伤后应激障碍)呢?

 

那两个领域更多地是还在发展中。

 

问:好。您也提出了51的目标,就是在2051年之前让全世界51%的人口达到丰盛人生。您觉得中国可以在您51的目标里发挥什么作用?

 

1961年,当肯尼迪当选为美国总统时

他提出了“登月计划”

他提出了这个看上去在技术上不可能的目标

要在60年代末登上月球

一年前,有人问我:积极心理学的“登月计划”是什么?

当我思考积极心理学的重要目标时,

我看到了苏德中和FeliciaHuppert的一篇重要论文

他们研究了欧盟的23个国家里,有多少成年人达到了丰盛人生(Flourishing)。

他们所谓的“丰盛人生”,和我所说的福祉(Well-being)是很相似的,

即有积极的情绪、与他们喜欢的人一起投入工作、有人生意义、好的人际关系、做出成就。

他们想知道,有多少比例的成年人拥有这五项指标。

他们发现,32%的丹麦人达到了丰盛人生,

英国是18%,而俄罗斯只有5%。

正好当时JamesPawelski问我,积极心理学的“登月计划”是什么?

我回答说:第一,丰盛人生是可以测量的,

就像测量GDP,国民生产总值一样,一个国家的丰盛人生程度是可以测量的。

第二个问题是:达到丰盛人生又怎么样?

答案是:丰盛的个人,身体更健康,工作更出色,心灵更平和,更少攻击性。

那么,把这两点结合起来,再加上我们现在已有成型的提升福祉的干预方法,

我提出,到2051年,51%的世界人口达到丰盛人生。

让我重复一遍:到2051年,积极心理学的目标是51%的世界人口达到丰盛人生。

那么,中国在其中能发挥什么作用呢?

中国现在约占全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

显然,除非中国能达到51的目标,不然全世界的51目标是不太可能达到。

所以,最重要的问题之一,就是要问中国是否愿意致力于提高公民的福祉。

中国在过去二十年里创造了经济奇迹,

从一个穷国变成一个几乎是富裕的国家。

这是一个奇迹。

我们知道,在非常贫穷的国家,福祉是几乎和财富一起增长的。

人民越富裕,他们就越幸福。

但国家更富裕之后,这个关系就变成曲线了,

也就是说,财富的增长,哪怕是大幅增长,也不能带来太多福祉。

我建议,政府的作用,不仅是中国政府,而是所有政府,应该不仅是发展经济,而也应该是提高福祉。

也就是要测量人们在工作中的投入程度、在人生中有多少意义、人际关系如何、有多少积极情绪,以及做出了多少成就。

这些都是可测量的。

我相信,政府政策的衡量,不能只看经济发展,应该也看福祉增长。

当中国政府施行政策时,比如,建一个公园,

你不能光考虑它能带来多少财富,还要考虑它能带来多少积极情绪、意义、好的人际关系。

这些都是可以测量的。

要实现51的目标,让全世界51%的人在2051年达到丰盛人生,

由于中国占世界人口的比例这么大,中国将在这个奋斗目标里扮演关键角色。

 

问: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您可以对中国的教育界人士给些建议吗?

 

好的。我认为教育非常重要。

怎样才能使中国这样的人口大国的福祉迅速提高?

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教育。

我来给你讲个故事。

从大约20年前,我开始在学校里教减少焦虑、抑郁,增加积极情绪的方法,

我们没有采用心理学家们的传统方法,

即用心理疗法来治疗那些有焦虑和抑郁的人们,

而是采用了预防的方法。

我们给10-12岁年龄段的孩子们教了一门积极心理学的课。

在这门18个小时的课里,我们把积极心理学的方法教给这些10-12岁的孩子们。

在随后两到三年里,我们跟踪调查了这些孩子。

我们发现,在我们这里上过那些关于韧性、乐观、福祉的课的孩子们,在青春期里的焦虑和抑郁症比例只有对照组的一半。

研究反复表明,有可靠的干预方法,可以让教师去教。

我先是让我的研究生们去教孩子们这些方法,

但然后我就意识到,这可帮不了中国,也帮不了稍大的人群。

普通教师也可以教这些方法吗?

我们设计了一个两周的课程,让教师们先学积极心理学的方法,然后学习如何把这些方法教给孩子们。

那么这些教师们的表现如何呢?

我们发现这些教师们的教学效果和心理学的博士生一样好。

既然如此,我们就进一步把它推广到教室里和整所学校里。

现在我们就来衡量教师们学到这些方法后,再教给孩子们的效果。

在21项全世界范围内的大规模研究里——其中一项是在北京,

我们发现,教孩子们积极心理学和福祉,确实都降低了孩子们的焦虑和抑郁。

这对中国是非常重要的。

考虑到中国青少年的焦虑和抑郁率,能够对这些问题进行预防,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目标,

不仅是对于这些孩子们的心理健康,还有助于达到51的目标。

那么现在我想为中国建议的目标,是教给教师们这些经过反复检验的方法,然后让教师们教给他们的学生。

有些人也许会说:交给学生们人生意义、投入沉浸、人际关系,会侵占学习语文数学的时间。

但其实,当教师们教这些方法时,学生们的学习成绩会更好。

焦虑的、抑郁的孩子又怎能把语文数学学好?

开心的孩子,福祉更高的孩子才能学得更好。

 

问:是的。您说得很对。我们也认为培训能教积极心理学方法的老师是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北京师范大学和其他一些机构,准备在中国开办一个积极心理学与教育硕士班,以向中国的教师提供高等积极心理学训练。这个硕士班参照了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应用积极心理学硕士班(MAPP)模式。您可以给中国的积极心理学与教育硕士班一些建议吗?MAPP有什么成功经验我们可以借鉴?

 

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应用积极心理学硕士班(MAPP),已经开办了5届,

一共150个来自全世界的“学生”,

他们大多是已经在本领域取得成功的成年人,

他们在一年的时间里,每个月到宾夕法尼亚大学来一次,从最顶尖的积极心理学家们那里学习8门课。

这些最顶尖的积极心理学的科学家们每个月飞到宾夕法尼亚大学,

一般来说,一个班有40个人左右,他们要学习积极情绪、人生意义、人际关系等等的课程。

我们发现它得到的评价很高。

它的竞争也很激烈,现在我们从5个申请者里才录取一个,

并且很多学生是国际学生,从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欧洲,每个月一次地飞过来。

如果北京师范大学要开展这样的类似项目,那是非常好的计划。我有两点建议。

首先,部分课程应该专门训练教师,那些我们已经反复验证过的可以减低焦虑和抑郁的干预方法,应该大规模地教给合格的教师。

所以我认为北师大应该有一个积极教育方法的教师培训项目,这将很大地帮助到积极教育方法的传播。

那么第二,对那些比较优秀的学生,可以开设一个应用积极心理学硕士班,不仅是针对教师,还可以包括医生、工业界、军事界的人士。

这些人可以一个月来上一次学,一次四门积极心理学的课,比如如何构建、衡量和应用福祉。

北师大可以不仅聘请中国的积极心理学家们,还邀请一些世界范围顶尖的学者来教课。

我认为这将是一个很好的项目,必将推动51目标的实现。

 

问:那么您的意思是,我们应该有两个项目。一个是对教师的短期培训,学习积极教育的方法;另一个则是象宾大的应用积极心理学硕士,全面学习积极心理学的理论和应用。

 

对,就象数学老师不仅要学数学,还要怎么教数学。我认为每个老师都该学习如何使学生有更多的意义、投入和人际关系。

这就意味着,我希望在师范教育中,有至少一个学期的积极教育课程。

 

问:您可以给中国的积极心理学家们一些在中国如何应用积极心理学的建议吗?

 

我有两个建议。

第一个你也许会觉得有些奇怪,第二个则很关键。

第一个建议是,我最近在思考关于积极计算的问题。

怎样使用在中国和美国的计算机技术进步来提高人类福祉。

创造出些好的电子游戏,是我想鼓励中国的天才们做的事情之一。

在通常的美国电子游戏里,你开枪得分。

但我相信,电子游戏也可以做成让孩子们学习如何提高积极情绪、品质、意义和人际关系。

那么我想从中国那里看到的一样东西,就是中国人创造出来的独特的积极心理学电子游戏。

但更重要的是,中国和其他国家,比如美国,在福祉的理解上存在很大的文化差异。

对于什么是人、什么是幸福的问题,中国拥有着全世界最悠久、最伟大的传统之一。

我不是中国哲学和历史方面的专家,但我知道,儒家传统的对福祉的理解,和典型的美国人的理解,相去甚远。

那么,在构建福祉时,必须要尊重中国的历史、政治和哲学,才能构建更多的积极情绪、意义、人际关系和成就。

一个独特的尊重传统的中国积极心理学,对未来中国的福祉至关重要。


问:那么经济差异呢?中国经济正在增长,但它仍然还是发展中国家。有人说,既然在低收入国家,经济增长和福祉增长几乎同步,那么,我们只要注重发展经济就行了,而非积极心理学,因为也许积极心理学对中国来说还太早了。


对,发展中国家,比如中国的经济和福祉是什么关系呢?

让我来逐类说明。

在非常穷的国家,经济增长很重要,因为福祉和经济会同步增长;

而在非常富裕的国家,象瑞士、瑞典、美国,

更多的财富并不能带来太多幸福。

中国大概是全世界最好的经济快速增长国家的例子,则需要在经济增长和福祉增长之间找到一个平衡。

政府、企业、教育只要管增长经济就行的想法,对发展中国家并不适用。

发展中国家的人民不仅需要更多的商品和服务,他们也需要更好的人生意义、人际关系、成就和积极情绪。

就算你只在乎经济增长吧,你仍然需要积极心理学来帮助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

因为只有工作时更投入、找到工作里的意义、并且同事间关系良好,你才能把工作做好、提高工作效率。

所以我认为,在现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情况下,应当制定不仅旨在直接发展经济的政策,也要制定旨在直接提高人民福祉的政策。

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

 

问:再次感谢您接受我代表中国教育电视台、中国积极心理学与教育国际研讨会的采访。欢迎您有机会时来访问中国!

 

谢谢!我期待着这一天!

  评论这张
 
阅读(158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